绿色苏打水j

QINYI:

[上海#田子坊]

实话说,老区保护方面上海着实比北京好,利用的也好,不说别的。去到上海,要看石库门、逛弄堂、感受里弄民居的味道,才能真的认识老上海。田子坊游人着实多,怎么逛,找个下雨天,最好到下午五六点雨停,这时的田子坊各色人待了一天才都刚开始出来,又华灯初上,即使游人也是悠闲的姿态,只管拿好相机找好机位,不用等多久按下快门的时机就会出现。




bother:

在这座因河而兴,通江贯海的城市,外白渡桥默默承载着其百余年的沧海桑田,风云变幻,如今的它乐当观景台,每天让中外游客架起相机,对着彼岸新楼拍照留念。

微博:@bother7

米奇老表·LoFoTo:

小广东,也说不清楚是哪里人,在上海肇周路上开着一间修理乐器的小铺子。

透过窗子往里看,墙上挂着的、天花板吊着的还有地上摆着的尽是乐器,仿佛置身于乐器的宝库;老头一眼就认出我是广东人,操着一口流利的广州话和我唠嗑起来。他从小就喜欢接触乐器,而且喜欢一切旧的东西;琴不但修得好,还弹得好,他和“中国披头士”荣尊文一起抽过雪茄,还遇过狂热的粉丝甘愿掏出一个月的工资请他们吃顿饭。80年代,他从上海回到广东,朋友怂恿他一起偷渡香港,他因会被“打靶”的风险放弃,但却因此留在深圳认识了一个靓丽火辣的苏联驯兽师女朋友,可母亲却怀疑苏联女朋友是间谍,最终也因母亲的反对放弃了这段异国恋情。到了90年代,他又跑去了澳洲,凭着在苏联女朋友那里摸索到的本事,成为了一个驯狗专家,在宠物中心里当义工,很多经过他训练的小狗都因此有了新家。最终他又放弃了澳洲定居的机会,回到这儿静静守着他的上海小店,因为他喜欢上海。 
在周遭的人眼里,他的形象是一个自以为是、我行我素、不务正业的人,可他觉得这又有什么所谓呢?他告诉我,自己活得开心比什么都重要。而此时,这个一脸平和的老头又在帮路过的街坊取彩票,扶着眼镜、转而操着一口流利的上海话说道:“少买点,看我就知道这个发不了财。”

阿爔:

好久好久没玩
这个是缩略图😂
摄影:a神
我简单做了个后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