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苏打水j

L.Bin-KatsuRA.LoFoTo:

索尼A7RII机内APP【平滑反射】 伪长曝…… 相当于机内平均值堆栈,不过竟然可以记录RAW格式,让我很是欣慰。索尼大法好!

米奇老表·LoFoTo:

柬埔寨——这个国土并不辽阔的国家,很难用简单粗暴的标签进行分类或概括;标志性的高棉微笑里分明含着苦涩心酸的血泪;宏伟壮阔的自然风光暗涌着疯狂的毁灭力量;平静安详的村庄里曾经遍布阴险的地雷;金碧辉煌的宗教建筑反衬着平民生活的简陋和艰辛。

米奇老表·LoFoTo:

1918年,年轻的匈牙利战俘邬达克跳下了一辆行驶在西伯利亚荒原上的押送列车,凭着一张俄国商人的假护照逃往中国,奔赴传说中的新兴城市上海。在那里,他以建筑设计师的身份重生;29年后他离开时,已经为这座城市留下了至少37处建筑杰作,其中包括武康大楼。

这座始建于1924年的大楼,就坐落在淮海中路的宋庆龄故居旁边,虽然世事变迁,已经给它蒙上了落寞的味道,可烟火气息无损于它的贵族气质,它巨大的体量和庄重的外观至今依旧会让面对它的人摒息凝视。这是整座上海第一座外廊式公寓,正是因为邬达克的巧思,才使得原本处于六条公路交汇处的这一狭长地带,通过外廊的形式得到了充分利用,为后世上海沿街公寓的设计带来了很多启发。


米奇老表·LoFoTo:

小广东,也说不清楚是哪里人,在上海肇周路上开着一间修理乐器的小铺子。

透过窗子往里看,墙上挂着的、天花板吊着的还有地上摆着的尽是乐器,仿佛置身于乐器的宝库;老头一眼就认出我是广东人,操着一口流利的广州话和我唠嗑起来。他从小就喜欢接触乐器,而且喜欢一切旧的东西;琴不但修得好,还弹得好,他和“中国披头士”荣尊文一起抽过雪茄,还遇过狂热的粉丝甘愿掏出一个月的工资请他们吃顿饭。80年代,他从上海回到广东,朋友怂恿他一起偷渡香港,他因会被“打靶”的风险放弃,但却因此留在深圳认识了一个靓丽火辣的苏联驯兽师女朋友,可母亲却怀疑苏联女朋友是间谍,最终也因母亲的反对放弃了这段异国恋情。到了90年代,他又跑去了澳洲,凭着在苏联女朋友那里摸索到的本事,成为了一个驯狗专家,在宠物中心里当义工,很多经过他训练的小狗都因此有了新家。最终他又放弃了澳洲定居的机会,回到这儿静静守着他的上海小店,因为他喜欢上海。 
在周遭的人眼里,他的形象是一个自以为是、我行我素、不务正业的人,可他觉得这又有什么所谓呢?他告诉我,自己活得开心比什么都重要。而此时,这个一脸平和的老头又在帮路过的街坊取彩票,扶着眼镜、转而操着一口流利的上海话说道:“少买点,看我就知道这个发不了财。”